御都彩票平台|御都彩票官网:麋鹿知多少这些知识不知道别说了解麋鹿!_导师

御都彩票平台|御都彩票官网

  “脸似马非马,角似鹿非鹿,尾似驴非驴,蹄似牛非牛。”麋鹿,俗称四不像,但四不像不一定是麋鹿!这是怎么回事呢?你知道麋鹿深受牙周炎之苦吗?麋鹿是怕冷还是怕热呢?谁是麋鹿的亲密朋友……

  如果你都知道,小编要给你个大大的赞,如果不知道,别慌,我们一起打开“麋鹿知多少”答案之门。

  A:麋鹿角是麋鹿的性别特征,只有雄性鹿长角。角是雄鹿求偶炫耀的资本,是雄鹿们进行种内竞争和种间御敌的武器。麋鹿角的生长和脱落是具有周期性的,它受激素变化以及日照变化的影响。麋鹿在出生后半年开始长角,以后每年脱角,一般新长出的角比原先的角更大更复杂。

  Q:麋鹿的两个前趾中间有一块皮肤,将两个趾头连接起来,造成这些的原因是什么呢?

  A:麋鹿之所以会长出这样的脚,是由麋鹿的生活环境决定的。麋鹿是一种产于中国湿地,如长江淮河流域一带的大型兽类。麋鹿的一生大量时间都是在水中度过,水底满布淤泥和水草,不利于行走。而麋鹿拥有宽大的“脚掌”,这增加了牠与水底的接触面积,减轻了压强,又提高了稳定性,使牠在泥泞的沼泽和湖泊中能够平稳自如地行走。

  A:麋鹿尾是鹿科中最长者,其形酷似驴尾,尾端丛生一束长的端毛。麋鹿的尾巴主要功能是驱赶吸血昆虫,麋鹿的尾形启示我们,牠们的生活环境中吸血昆虫一定很多,而恰好大量的蚊、虻、蝇等吸血昆虫繁殖和生活在水边。

  麋鹿的尾巴所表达的语言丰富:平安无事时,尾巴垂下不动;当它把尾巴半抬起来的时候,表示正处于警戒状态;如果发现危险,尾巴便完全竖直;而鹿王的尾还能起到 “帅 旗”的作用。

  A:群鹿之中,一头威风凛凛的公鹿,头上顶着一对漂亮的角,独霸整个鹿群,驱逐入侵者, 它就是这个鹿群中的统治者----鹿王。那么问题来了,麋鹿王是如何当选的呢?

  Q:麋鹿王只出现在每年6月至8月的繁殖季节里,从公鹿群中分出来,占有鹿群中的所有或者大多数的母鹿,排斥其他公鹿。鹿王的当选可以归结为3种方式。

  一、实力排序,序位高者为王:每年4月至5月,在麋鹿繁殖季节前夕,雄性麋鹿的茸角骨化,蜕去茸皮,公鹿们便也就结束了宁静的生活,牠们开始显示出发情的行为,用双角抵挑物体,卧泥坑,彼此间相互攻击,大声地吼叫。公鹿们不断地炫耀体格,相互攻击的最后结果显露出在这些公鹿中已经建立了强弱优势等级序列,最强壮的成年公鹿位于首位,年龄最大的和最年轻的排列在靠后的位置。到5月下旬,进入繁殖期,最强壮的公鹿开始发情,离开了其他公鹿,并开始控制母鹿群的活动,驱逐所有入侵的公鹿,这样当年的第一位鹿王就此诞生了。

  二、实力评估,强者为王:挑战者首先伙同其他跃跃欲试的小公鹿从各个方向入侵母鹿群,然后向鹿王走近,向鹿王发出挑战。如果双方实力相当,鹿王与挑战群就形成了对峙。如果主挑战者的实力较弱,鹿王便主动进攻,挑战者为避免伤亡,会及时躲避离开。但如果鹿王实力弱,不足以抵抗主挑战者的攻击,牠只好主动让位、离开。

  三、决斗:动物在竞争中并不总是采取温和的炫耀的方式或摆摆架势,有时战斗是残酷而激烈的,并常常引起负伤和死亡。

  A:麋鹿的婚姻是典型的“一夫多妻”制,在麋鹿的发情交配期,一只当上“鹿王”的雄性麋鹿可以和几只或几十只雌性麋鹿组成“临时家庭”。但是,拥有的“妻妾”越多,体质越差,牠的“王位”时间越短,短则几天,长则一二十天。一个发情交配期,从6月至8月的时间里,鹿王是不固定的,随时更换,一般在一个发情季节“鹿王”甚至可能发生七八次更替。因此,在一个麋鹿种群中,来年出生的小麋鹿是几只雄性麋鹿的后代。

  A:小鹿初生后,除了接受妈妈口水的洗礼外,还要独自在隐蔽处躲避和休息数天的时间,然后跟随妈妈回到鹿群。母鹿除了定时给它们喂奶之外很少管它们,只顾自己进食。这时会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平时,一个或者两三个亚成体雌鹿与小鹿组成临时群体,等到喂奶的时间,小鹿各自回到妈妈的身边。大家戏称这种现象为麋鹿的“幼儿园”现象。

  A:麋鹿是一种野生灭绝,但被成功圈养的濒危野生动物。对麋鹿来说,人类的干扰可能是其最大的生存风险。刚察觉有干扰时,麋鹿多数都会抬头观望,通过扫视和转动耳朵寻找干扰源,发现干扰源后注视干扰者。此时,若不再加强干扰强度,麋鹿会持续保持观望的状态,直到警戒消除;若干扰继续增强,麋鹿除了观望以外,开始向同伴发出警告,比如跺脚、几声哄叫,或者是竖起尾巴;干扰增加到一定的程度,多数情况下,麋鹿会首先选择行走远离干扰源;若继续加强干扰强度,麋鹿会快跑离开干扰源。

  A:乌鸦是麋鹿距离最亲密的朋友,吃在一个碗里,休息在一处。冬季食物匮乏,麋鹿需依赖人工投喂食物,乌鸦个体小,等麋鹿吃完后才过来拣食剩余的。休息的时候,乌鸦也喜欢停在麋鹿群不远的地方,胆子大的飞到麋鹿身边、身上或角枝上停留,或者找寻寄生虫吃。麋鹿并不介意乌鸦的亲密接触,自己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说到麋鹿亲密的动物朋友,不得不说的是牛背鹭。牛背鹭顾名思义是站在牛背上的鹭。原来这种鹭常停在耕牛的背上寻找东西吃,由于这种习性,人们把牠们称作牛背鹭。当然,麋鹿的动物朋友还有很多,如白鹭、苍鹭、夜鹭、野鸭等湿地动物。牠们虽然生活在一起,但是没什么来往。

  A:麋鹿同其他野生动物一样,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已经逐渐进化 出适应环境的生理机能和本领。麋鹿为了应对夏天的酷暑和冬天的严寒,每年春季和秋季都要换毛,麋鹿不怕冷,那牠怕不怕热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却是肯定的:牠怕热。到了夏天,麋鹿脱掉了厚厚的冬毛,换上了薄而稀疏的夏毛。这身轻薄透气的“衣服”有利于牠体内热量的散发。天气炎热的时候,麋鹿喜欢泡在水里,以驱走夏日的酷暑。

  A: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牙周炎也是麋鹿的一种常见病,一些发病严重的麋鹿因此而死亡。20世纪90年代后期,麋鹿苑入冬后补饲期间,在散发区内发现了不少未被消化的草团,这些草团是从麋鹿口中直接吐出的,这表明麋鹿的口腔出了问题。在以后的一些因病死亡的麋鹿头骨解剖中,发现原来是麋鹿患了牙周炎。麋鹿为什么易患牙周炎呢?这与麋鹿的口腔结构有着密切的关系。在麋鹿上颌骨后部的第三颗和第四颗牙齿的基部中间有一条凹进去的深槽,一些饲料被夹在中间,时间一长往往引起发酵腐败,细菌滋生,引发牙周炎。

  A:如果我们能为麋鹿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保证牠们有充足的食物,不受疾病的折磨,牠们甚至可以活25年。麋鹿的寿命还与其生存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有人认为:把麋鹿圈养起来,保证食物、饮水和不患疾病,牠们就能活很长的时间。这种观点是错误的,真正能使动物长寿的秘诀就是让牠们回到大自然,回到动物自己的生境中,残酷的自然环境能让动物增长生存的本领,只有那些能够经受考验的动物才能最后存活下来,繁衍后代。

  Everybody看过来,青蜜·研行家麋鹿苑奇妙夜正在招募中,点击查看活动详情→闭苑时间只有我们:夜访博物馆、夜探湿地、夜观星空、夜宿小木屋

  麋鹿是我国特有的珍稀大型鹿科动物,属哺乳纲偶蹄目鹿科动物麋鹿属麋鹿种。由于古代先民的大量捕杀,以及人类的早期开发活动破坏了适应麋鹿生存的生态环境,野生麋鹿种群大量减少。大约从秦汉以后,我国野生麋鹿种群就逐渐在原野上绝迹了。明清时期,仅在皇家苑囿南海子里还保存有数量不多的麋鹿。

  清同治四年(1865年 ),法国传教士阿芒·大卫买通了看守南海子的官员,弄到两张麋鹿皮和两架麋鹿头骨,在1866年1月将其运到法国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引起了动物学家的极大兴趣。经鉴定,确认这是世界上从未发现过的新鹿种,定名为“大卫鹿 ”。这一消息轰动了世界。从1866年到1876年的10年间,英、法、德、比等国驻清使节和教会人士,通过明索暗购等种种手段,从北京南海子先后弄走几十头麋鹿运 回本国展览。

  从19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初的二三十年间,作为当时世界上唯一种群的北京南海子麋鹿种群却连续遭到浩劫。1890年,永定河决口泛滥,南海子围墙多半倒塌,从苑内逃出的麋鹿、黄羊等被饥饿的灾民们捕食许多。1900年,帝国主义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南海子里仅存的120余头麋鹿遭到侵略军的野蛮屠杀和掠夺。从此,中国特产的珍稀鹿科动物“四不像”,在这场浩劫中惨遭灭绝。

  19世纪初被掠往欧洲一些国家动物园内的中国南海子麋鹿,由于生态环境的变化,面临着灭绝的威胁。这时,英国有一位热心动物保护事业的贝福特公爵十一世意识到这种鹿科动物正处于濒临灭绝的危险境 地,于是就出高价钱,把散居在巴黎、柏林、科隆、安特卫普等地动物园内的18头麋鹿全部买下运回英国,放养在他家景色秀丽、水草丰茂的乌邦寺庄园内。到1913年,麋鹿的数量就增加到75头;到1948年,乌邦寺庄园里的麋鹿已经有255头。据1982年调查,全世界各国动物园中的麋鹿总计约1100多头。所有这些麋鹿,都是原来生活在乌邦寺庄园那18头麋鹿的后代。

  1979年以来,我国著名动物学家谭邦杰等呼吁把流落国外的麋鹿引回中国,恢复我国的麋鹿种群。他的倡议得到了英国乌邦寺庄园的主人塔维斯托克侯爵的热烈响应。1984年11月,塔维斯托克侯爵决定将22 头麋鹿无偿赠送给我国。我国有关方面对此做了可行性学论证后,一致认为,无论从文化历史意义,还是从自然、生态环境考虑,北京南郊明清皇家苑囿南海子旧址是麋鹿重新引回中国的理想地点。

  1985年5月,位于北京大兴北部的南海子麋鹿苑开始兴建。这一带是明清皇家苑囿南海子里的三海子,900余亩的湖沼荒原还保留着原来的自然地理景观。“蒲苇戟戟水漠漠,凫雁光辉鱼蟹乐”,湖岸四周垂柳成荫,碧野铺芳,湖滨芦苇摇曳,野鸭、灰鹤等10多种水禽在湖面嬉戏,风光秀丽,景色优美,是麋鹿繁衍和栖息的理想环境。1985年8月24日,22头麋鹿(其中两头转送上海市动物园)从英国乌邦寺安全运抵北京,当晚便转运到南海子麋鹿苑,实现了麋鹿重返家园的夙愿。

  1985年之前,人们称之为“三海子”的麋鹿苑,还是南郊农场的一个小小的水库。这里令百姓今天谈起还眉飞色舞。在那物质 匮乏的年代,如果谁家来了客人,不必为没有佳肴而自惭,拿上捕鱼的工具,到三海子走一遭,回来便会鱼虾满盆。正是这样一块典型的湿地地貌,被中外专家选定为“麋鹿重引进项目”的迁地保护区,从而为三海子带来了更加明媚的春天。

  夏天的麋鹿苑没有矫揉造作的假山,更没有雕梁画栋的亭台,有的只是绿树成荫,芳草萋萋,碧波粼粼。它有几分“野”,野得是那么自然,那么可爱。苑内,麋鹿核心保护区里,一群群麋鹿在悠闲地漫步,有的在品味青嫩的牧草,有的在湖水中梳洗打理,偶尔传来几声公鹿的鸣叫,惊起了湖中游弋的野鸭、天鹅。在院落中,在草坪上,你经常可以看到孔雀的身影,面对丽装的游客,它们有时会展开屏羽,不甘示弱地与之争奇斗艳;草丛中,欢蹦乱跳的野兔,怯生生的狍子,似乎在和远道而来的客人捉迷藏,一会儿就跑得无影无踪。在湿地的水塘里,郁郁葱葱的芦苇、蒲草,摇曳着多姿的身躯,好像在伴随微风的旋律歌唱;在一片片清新的荷叶上,滚动着一珠珠晶 莹的晨露;白鹭在水中 “金鸡独立”,鸳鸯在追逐嬉戏……人们说,在炎热的夏季,在高楼林立的北京,麋鹿苑是野生动物理想的生息繁衍的天堂,也是一块多么难得的休闲与接受科普教育的理想之地。

  古今中外,多少文人墨客豪情奔放地赞美秋天。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春华秋实,大自然为人类带来了丰硕的回报。李子熟了,枣子红了,柿子黄了,鸟儿们更加兴奋起来了。“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牠们用婉转的歌喉表达着对金秋的情,对金秋的爱。

  说到北京的冬天,人们往往用寒风凛冽、朔气逼人来形容,但在麋鹿苑人们能看到的还有另一面----银装素裹,玉树琼枝。一些土生土长的野鸭,不再长途跋涉,向南迁徙,自愿留下来与天鹅、 灰鹤为伴,与鸸鹋结邻;成千上万只寒鸦,在保护区内的枯草地上觅食,黑压压的一片,令人称奇;大树的粗枝上,经常能看到几只、十几只在一起的猫头鹰----长耳鸮,懒洋洋地站立着,牠们闭着眼睛,俨然像个“猫冬”的绅士。此时的麋鹿,要靠人工进行补饲。牠们成群结队地在一起,等候春天的到来。

  (以上图片由麋鹿苑官方提供;内容整理自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编著的《跨国灭绝边缘的麋鹿》一书。)

御都彩票平台|御都彩票官网